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探访途歌总部:用户上门讨债,押金若全退完需要200年

  • 9号赌城官方网站9dc05
  • 2019-04-28
  • 22人已阅读
简介出品|三言财经作者|丰收&n

    出品|三言财经

     作者|丰收

     退押金难的不只ofo,还有共享汽车途歌TOGO。

     12月初,陆续有网友反映,途歌押金被以各种理由一再不退,“线上答应退但总收不到,线下是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 ”。

     12月中旬后,陆续有大批用户、供应商和运维人员涌入途歌北京总部“讨债”,嘉泰国际大厦B座14层1405室前的人群算不上长龙,但却不如ofo线下那样的有序。

     或许ofo勾起了大众对押金的警戒,毕竟途歌1500元的押金不算个小数目,值得怒发冲冠,一声大呼。

     探访途歌总部:用户上门讨债,押金若全退完需要200年

     途歌每日只退15人押金,退款日期已经排到明年春节后

     >>共享汽车途歌祸不单行:用户押金难退 供应商上门讨债

     共享汽车平台途歌败退 用户退押金至少等三个月

     办公室已空,仅留退押金小组支撑

     和ofo一样,在北京已很难找到途歌的车了,虽然这家公司的总部就在北京。

     对这家先后融资6轮的风口企业,三言财经其实对其总部还是有挺多想象的,但现实却有些“凋零”。

     12月19日,大批的退押金用户在途歌办公室门口排起了长龙,尽管有些用户的拿办公室的东西抵债有些不理智,但多少显得“热闹”些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昨日,三言财经来到途歌位于北京东四环的总部,一眼就看出了途歌的窘境。

     “14层有不少人呢”,电梯中大楼的保安显然已看穿三言财经的目的。

     14层的途歌办公室并不算太大,但入口处的途歌LOGO异常醒目,门口散落着几个聊天的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在外面观察了一会,三言财经发现寥寥的几个人中有不少记者,言语中带有几分防备。

     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,三言财经走进办公室,看到正有两三个用户在前台交涉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前台这位女性工作人员不断对用户解释着,表示都会退给大家的押金,让现场的用户做一下登记。 用户需要提供注册手机号、用户姓名和身份证尾号。

     18日途歌退押金声明

     途歌一直实行“20+7”的退押金策略,所谓的“20+7个工作日”指的是途歌退押金的周期,需在最后一笔订单结束20天后,方可申请退款,而1500元的押金又需要经过7个工作日才可以退还。

     但是到达现场的用户基本都已经超出“20+7”的时长,部分用户已等待超两个月。

     这位女性工作人员还透露,截至昨日上午,途歌线下退押金名单已经排到了2019年3月12日,并将按照登记名单,每日退还15名用户的押金。

     三言财经计算得知,最少有1200名用户已在线下登记。

     该工作人员告诉三言财经,她是途歌新成立的“退押金小组”成员,专门负责线下的退押金登记,当天已经有20余位用户过来登记了。

     她还表示,线上和线下是两个退押金途径,各自独立办理退押金业务,两者相加总体上一天会有30个左右的用户收到押金。

     也许是因为排队的人不多,现场并未有人组织秩序,个别几个用户在办公区随意坐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尽管是正常的工作日,办公室里除了几个办理押金的工作人员以外,公司总体处于瘫痪状态。

     办公室两侧的座位基本空置,只见到过一两个员工从工位挡板中漏出头,期间匆匆来门口拿取外卖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对于途歌的这种工作境况,旁边不断地有质疑声,大体是“说不定哪天就倒闭了,那时我们去找谁?”

     在途歌总部停留的2个小时里,三言财经并未见到途歌的高层领导出现,所有的画面都停留在用户和“退押金小组”的反复对话中。

     尽管双方极力保持克制,但冲突难以避免。

     不求退押金,只要一声抱歉

     一位男性用户刘先生(化名)反复质问这位女性工作人员,“你告诉我,这个号码的客服陈菲(化名)是哪个人,我押金可以不要,但我就要找到她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在场其实都很好奇,包括那位被质问的女性工作人员。大家并不知道他已经来到线下了,为什么还非要找那位客服人员。

     原来刘先生早在十月份就已经来过途歌的总部,当时工作人员告诉他押金会尽快打回去,但是一直没有到账。

    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他多次联系陈菲,并且按照要求上交了400块的违章费用。陈菲承诺在前天把押金返还给他,但刘先生并未收到。

     刘先生给客服陈菲打电话询问此事,陈菲先是表示将于7到5个工作日到账,后又改为7到11个工作日,最后变成了7到21个工作日。

     再后来,客服干脆不接电话,刘先生打了9通。如今到现场就是要找这位客服“说理”。

     “钱不可以不要,我非卸她”,刘先生要求对方给他道歉。

     “我代表途歌给你道歉好吗”,前台的女性人员试图解决这个问题,但显然刘并不满意。

     “必须是她道歉,别玩我啊,花1000块钱买个痛快,得先把心里的问题解决了”,刘先生觉得自己被戏耍了,看起来他十分地生气。

     前台的女性人员显得有些无奈,她强调客服部门是在天津,自己已经联系了领导,但不保证可以找到。

     相比ofo线下成百上千的队伍来说,途歌上门“讨债”的人尽管不多,但是明显戾气重了些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一则是ofo的押金较少,在一部分人眼里尚能忍受,途歌则是1500元的押金;二则是途歌在押金上的“虚假承诺”伤害了用户的心,戳到了部分人的痛处。

    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无论是在线上社交网络的控诉,还是线下到现场登记,无非是想成功退回押金,起码最开始都是这样想法。

     但反复的“变卦”可能会消磨用户最后一分信任,退不退押金成了次要问题,任性的出口恶气或许才最安抚内心。

     到最后,用户才发现:途歌总部在北京,但北京已无途歌。

     总押金规模或达45亿元,全部退完恐需200年

     好奇的人总是喜欢用数字反映问题,因为它足够直观形象。

     目前,ofo排队退押金的有1000多万人,每日退一单,退完需要2.7万年。按照每单99元算,总共需要10亿元。

     但是ofo的押金体量竟然远不近途歌,要知道ofo的用户数量可是数千万级的,这让三言财经有些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 据悉,2017年5月曾有媒体报道,途歌北上广深注册用户已近200万人。若每天退30人,如果所有用户选择退押金,完成退完需要200年。

     而据财经网的报道,途歌运营人员称,途歌全国注册用户已达300万人。按照每位用户押金为1500元计算,途歌押金资金池规模便高达45亿元。

     即使按照200万注册用户计算,也高达30亿元。

     这家2015年成立的公司,搭上了共享经济的快车,3年时间先后经历6轮融资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在2018年10月中旬的B2轮千万级美元融资前,途歌就已面临资金问题,部分用户反映在10月份就已经开始申请退款,但一直没有到账。

     部分用户押金长时间无法退还是导致集中“挤兑”的重要原因,当然还有其他的因素。

     早在今年9月份,途歌被曝退出南京市场,运维人员垫付的约20万停车费和加油费未能得到报销。

     如同共享单车等重资产的共享经济一样,共享汽车也存在运营费用高、盈利难等核心问题,资本方的热情已经消减。

     10月份的融资或也只是解渴,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。如果没有新的融资,不知道途歌会不会倒在这场押金挤兑中。

     共享汽车EZZY的创始人付强在复盘EZZY失败的原因时指出两点:过高的运营成本;融资失败。

     他打比方说,“如果一个用户一单支付了30块钱,那么背后的成本很可能是60块钱。这样最终导致的结果,一方面是高达90%的用户粘性,用户能做到长期使用并且不断续费充值。但因为我们每做一单都要赔钱,公司融来的钱很快花完。”而这就是共享汽车的核心困境,途歌也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 共享经济是一个理想主义的“自焚”,谁又能烧钱到最后?

     the end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文章评论

Top